黄皮肤引发的血案 巴黎华人五年曲折的求“全”之路

午后的Belleville阳光明媚,无论是建筑侧面的巨型绘图、街角小店的缤纷涂鸦,还是鳞次栉比的东方商店,都在张扬地叫嚣着这个多彩街区的独特活力。

地处巴黎10区、11区、19区和20区交界的Belleville,因为聚集大量华人、阿拉伯人、犹太人等外国移民,而被广泛认知为巴黎市内文化最为活跃的地区,同时也是巴黎三大华人社区之一。然而与它的名字——“美丽城”并不相符的事实是,近年来频频发生的针对华人群体的暴力事件及威胁社区安全的敏感活动,已给这个艺术气息满溢的街区蒙上了一层阴影。

“巴黎的治安是越来越乱,以前只是小贼,偷完、抢完了就没事了,现在不光被抢,经常还要被打。”

2010年6月1日深夜,如往常一样灯火通明的巴黎美丽城大酒楼门口,聚集了20余名气焰嚣张的不速之客。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对刚刚参加完一场婚宴的旅法华侨华人施行暴力抢劫,致使大批华人滞留于酒楼内。事情之后的发展急转而下,在一声对天鸣枪警告后,歹徒们充耳不闻仍肆意施暴,情急之下,参加当天婚宴的华人宾客钟少武开枪击中一名强盗的腿部和臀部。虽然赶退了歹徒,但是钟少武却被随后赶到的巴黎警察逮捕拘留。

无独有偶,1年之后仍在同样地点,大酒楼老板的儿子胡建明由于路见不平,拍照记录附近抢劫他人的几个强盗,而遭到强抢并被殴打至昏迷。

虽然钟少武的事件,直接导致了2010年三万旅法华人首次打破沉默,进行“6.20反暴力、要安全”游行示威,争取自身合法权利,并引起了广大法文媒体的关注。然而对于众多在法华侨来说,游行所带来的短暂安宁只是隔靴搔痒,况且好景不长,此后五年间的巴黎,仍然屡次发生由于治安情况恶劣,而致使华人安全受到威胁的案件。

“如果有一双丹凤眼,就会成为攻击的理想对象。这没办法,我们无法改变肤色和外形,长相就是最明显的标志。”

根据法国媒体《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ervateur)刊登的华人女子Caroline Chu的亲身经历,亚洲人种在巴黎由于种族歧视而受到攻击和侵犯的事情,屡见不鲜。

Caroline Chu是一名住在美丽城的欧亚混血儿,她曾经亲眼目睹、也亲身遭遇针对亚洲人的攻击。她一个非亚裔朋友告诉她,截止2015年上半年,在欧拜赫维利耶(Aubervilliers)已经发生了7次针对中国人的袭击,而这位朋友因为欧洲人特有的外形特点——棕头发绿眼睛,而侥幸逃过劫难。

针对外形特征的种族歧视,原始而野蛮。而在现代的巴黎,这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歧视却屡次上演。不论是亚洲游客、亚裔富人还是商人……所有亚洲人都因为近年来“亚洲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这个事实,被认定为“富有的丹凤眼种族”,而遭到抢劫。

具有英国国籍的Caroline Chu在访谈最后表达了自己对巴黎失望的情感。她表示在她以往的游历当中,相比于法国,欧洲其他国家对亚洲人显然更加友好。对令华人普遍心惶惶的巴黎,她已萌生去意。

“我们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给我们一个安宁生活的环境,为下一代创造良好的成长氛围。来法的华人都是热爱法国的。”

2010年6月20日举行的“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虽然展现了广大旅法华人敢于发声,采用合理途径在异国土地上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意识。然而却由于华侨社团与年轻华人理念不同、做事方法不同等情况,导致曾经参与组织游行的部分华人团体淡出维权过程;而对应设立的组委会由于缺乏后续的机制建设和人员跟进,也基本形同虚设、流于空谈。

在这种情况下,2011年的胡建明事件使得维权运动再次成为旅法华人的热议焦点。对此,委员会部分成员二次集结,经过物资筹集和媒体联络,于2011年6月19日进行了以“安全也是一种权利”为口号的游行,共计约2万多人参加。

时间转到今年的6月16日,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由法国华侨华人会执行主席王加清发起并起草信函的“反暴力、要安全”万人签名活动,得到了法国国会议员、前教育部长、前预算部长瓦莱里·佩克雷斯(Valerie Pecresse)、法兰西岛大区顾问卡哈姆(Patrick Karam)和巴黎市顾问佩里方(Atanase PERIFAN)的支持。

这封共有两万五千余人签名、近一千五百商家盖章支持的信函,已被法国华人律师协会会长孙涛翻译成法语,于5月28日送到法国总理瓦尔斯手中。

法国侨界的这一举动,为旅法华人从政治渠道改善华人在法遭受种族歧视问题,以及维护自身安全及相关权利的进程,起到了实质性的推动作用。

对生命的尊重和重视,是天赋人权当中的基本。而法国作为欧洲阶级革命的先锋,作为以“自由、平等、博爱”立国的先驱,更应赋予广大旅法华人、甚至在法亚裔平等的参政及从政权利,只有在特定群体声音能够被传达给立法机构的前提下,才能够有人权最基本的保障。

希望“美丽城”的美丽,不仅限于张扬恣睢的艺术展示及表达,而更体现在多元文化交融的民众安居及乐业。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