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不进的异乡,回不去的家乡 | 愿在海外的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她是攻读德语和心理学双学位的阳光女孩,本可以享受被家人关怀的温暖,此刻却与她最爱的母亲天人永隔...

他是在世界顶尖理工学院就读的工程高材生,本可以在世界名校努力奋斗,学成归国,此刻却因抑郁症不得不提前回国休养...

他是梦想成为美国驻墨西哥大使的华裔青年,本可以与未婚妻和家人一起完成美好的旅行与刺激的冒险,却没能从睡梦中醒来见到第二天的朝阳...

她是被提名沃顿商学院校长名单的优秀毕业生,本可以在华尔街攀登她令人羡慕的职业阶梯,此刻却在病床上忍受着失去手脚的痛苦…

为什么一些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 “学霸”  “精英” 们,在踏出国门后竟遭遇意外、深陷抑郁,甚至一去不返?

也许,你并不了解海外留学的孤独与纠结;

也许,你并不了解海外工作的压力与竞争;

抑郁和意外,是每个海外漂泊的人都可能面对的一道坎……

 一、
 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都被告知是好的 
 只有一处,他们看不到 
 所以判定是它坏了 
 所以她需要到这里来 
 接受白色的审判 
 ——《她与抑郁症》

“或许世界是美好的,而我是肮脏的,不值得活下去。又抑或世界是复杂的,我的脑筋转不过来,只是纯粹地想做一个没有任何牵绊的人。我无法承受声明给我的重量。生命,如果我懂什么是生命就好了。我爱的所有人,一切安好,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好好生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来自广东的刘韦玮将自己的生命定格在了20岁。她生前在美国圣塔芭芭拉分校攻读德语和心理学。今年1月30日,她在课堂上提及抑郁症,她分享来自课堂上的故事,称美国有大量的人希望可以获得快乐又长寿的人生,但这里的抑郁症发病率却又是全世界最高,这样的事实值得深思。

今年2月6日,刘韦玮最后一次更新脸书,她的母亲在陪伴和照顾了她一个月后即将离开,她暖心地安慰母亲,“不用担心,你的小女儿已经长大了。永远想你。”然而,6天之后,2月12日,刘韦玮的尸体在宿舍内被发现。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警方在调查后认为,案件没可疑,刘韦玮应系自杀。

随着刘韦玮生前的遗书和脸书内容的公之于众,留学生的“微笑抑郁症”也逐渐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而“微笑抑郁”的风险在于,他们的抑郁不但很难被身边的人所感知到,有时候就连本人也难以发觉自己得了抑郁症。当他们感知到那些“不对的”情绪时,有时会想,“我好像活得不像自己,感到非常空虚,但也没什么不对劲的”,他们只是把自己的情绪放到一边,不去处理,继续前行。

☆☆☆☆☆☆☆☆☆☆

“与原来书本不一样的语言,金发碧眼活力四射的外国同学,和各个国内高中的尖子生,组成了我的炼狱。思想因为语言的不熟练憋在肚子里倒不出来,文化差异大,学不过别人,连玩也玩不过。慢慢的我的心理压力让我开始怀疑出国的决定是否真的正确。”

2012年10月26日,美国MIT麻省理工学院的华人才女Heng Nikita Guo上吊自杀,他的丈夫随后发现了她的尸体。

Nikita出生于中国兰州,2001年随父母移民美国,之后在德州农工大学获得电机工程学士学位,曾在美国华尔街任职。2011年进入MIT读书,预计2012年毕业,然而就在毕业前夕,她却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28岁的生命。

Nikita各方面都是相当出众且优秀的,她性格外向,在德州农工里参加了课外活动,是多个团体的领袖,生活中也是很有目标。她的朋友评价她是一个不断挑战自己的女强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女强人,在入读MIT之后却忧心自己无法与世界精英竞争,最后抑郁自杀身亡。

究竟一个人的痛楚和无助达到了什么程度,求死欲望才会大于求生本能?

然而,她绝不是留学海外的精英中深受抑郁症困扰的个例。

☆☆☆☆☆☆☆☆☆☆

“抑郁的情绪好比橄榄球装甲上小小的裂缝,它们会慢慢夸大,然后负能量就渐渐堆积起来。” 

无锡男孩王阳曾因为被帝国理工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录取而一时被众人羡慕。但让人不解的是,进入名校后的王阳不仅并不快乐,反而忧心忡忡。在一次采访中,他对记者说:“世界顶级大学的学业压力更大,我开始不爱说话,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整夜失眠,我得了抑郁症,去看了医生,但药物不能根治,我不得不在父母的支持下休学回国治疗。”

抑郁症到底是什么?究竟为什么,很多父母、朋友、同学眼中的 “学霸”、“天之骄子” 们,会饱受抑郁症的折磨,以至于伤害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

☆☆☆☆☆☆☆☆☆☆

“我不信鬼神,却能在午夜,清晰地听到身体里另一个人对我喋喋不休;却能在白天,看到本该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有面孔模糊不清的人踱来踱去。我不信心理活动会牵连生理活动,却在那个声音恶毒地诅咒我应该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默默地拿起刀,直到血顺着胳膊一条条淌下来,痛觉战胜了幻觉,才能如释重负地哭出来……”

抑郁症是一种十分常见而又严重的疾病。美国16.5%的人一生中曾患过抑郁症,每年有8.4%的成年人有抑郁症,11.2%的12-17岁青少年有抑郁症。

80%的抑郁症患者从未接受过治疗。

大部分自杀者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

女性患抑郁症的概率超过男性的两倍,但男性自杀率和自杀成功率远高于女性。

有调查显示,对留学生而言,抑郁症更容易找上他们。年纪轻轻的留学生只身前往异国他乡,难免会感到孤独和无助。而一些留学生在最初遭遇挫折后,慢慢地将自己封闭起来,宅在宿舍中一味地看书学习、上网打游戏、不去与别人交流。久而久之,那些选择孤立自己的留学生就离抑郁更近了一步。如果这时再受到学业上的打击,就很容易患上抑郁症。

 二 
 你永远不知道,
 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也许只是过马路时低头看手机的一瞬间;也许只是亲手做完一餐家常美味后忘记关上的那个煤气开关;也许只是工作压力过大时不慎吃错剂量的安眠药;也许是疯狂通宵赶完论文后被忽视的那一阵心悸;也许只是地铁站等车时的一阵眩晕…… 不过是这个地球上平淡流逝的几秒钟,足以让一个异乡打拼的年轻人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

“开开心心地来,玩够了,静静和平地走了。”

今年二月,一位年仅23岁的华裔男生在睡梦中猝死。

在朋友们眼中,他是个热情善良的人,他曾在学校的宿舍,收留了一位40岁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父母的眼中,他是一个活泼开朗的阳光大男孩,是家人不可缺少的开心果。在未婚妻的眼中,他不仅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伴侣,也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他叫曾加谦,出生于加拿大,求学于美国,到2017年五月将满24岁。而他的人生之旅,却永远终止在了23岁的这一天。

他的父亲曾立彬说:非常不舍儿子人生才将开始就突然离世,近两年因为分隔两地见面的机会不多。内心充满了各种遗憾。未婚妻刘晨晨感慨:曾加谦虽然爱和父母唱反调,但多次私底下和未婚妻表达,想搬回德州照顾父母与妹妹。

爱太短,回忆却太长;梦太短,遗憾又太长。

而类似的悲剧,在远渡重洋的留学生群体中并不罕见。针对这一问题,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特别发文提醒中国留学生们:注意自身健康。

☆☆☆☆☆☆☆☆☆☆

“一次晕眩,一次跌落,前后几秒,不仅夺走了她的右手和右脚,更夺走了她原本拥有的美好的一切。”

3月8日下午1:30,在纽约曼哈顿莱克星顿大道51街车站内,25岁的华裔女金融师Sophie Yu忽然晕倒并跌入铁轨。此时正有一辆列车迎面而来,尽管司机发现情况后紧急制动,但由于车速实在太快,列车根本无法停下,索菲被冲进站台的列车碾入轮下,她跌入地铁时,站台上仅留下一双飞出去的鞋子。

索菲在最短时间之内被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手术。经过抢救,她脱离了生命危险,却永远失去了右手肘和右膝盖以下的部分。医生称,无论是身体复原还是心理重建,索菲的路注定会无比坎坷和漫长。事故现场非常惨烈,下图为救援人员赶到后,带走疑似有索菲断肢的袋子。

25岁的索菲不仅外形姣好、气质甜美,还是一位学霸才女。她2009年进入有“世界上最优秀商学院”之称的沃顿商学院学习,这所学校曾走出过包括股神巴菲特、美国总统特朗普、传奇投资人彼得·林奇在内的不计其数的商业大鳄与金融精英。而索菲更是在人才辈出的沃顿商学院被评为金融系2013年的优秀毕业生。毕业后她来到了纽约工作,目前在一家金融公司任职。

这一次华裔女生在地铁站遭遇意外的惨案,引起了网友的广泛讨论,在这其中,有一种声音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有人控诉华尔街金融行业的工作太累,竞争太激烈,员工的身心都处在被极度透支的状态。的确,除了在海外求学的学生们会面临来自各方面压力的困扰;能够在毕业之后留在国外工作的所谓“精英”人群,也同样面临着高强度的工作与行业内的竞争。一周上班100小时,连续几个月没有周末的“铁人式”作息,对于他们而言,或许只是不得不接受的工作日常。

当我们对这起惨剧感到痛心、为年轻的索菲本该光明的未来感到惋惜的同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索菲在意外发生的前一天睡了一个安稳的好觉,如果她能神采奕奕、迈着稳健的步伐的穿梭在地铁站台,那么这一切是不是不会发生?她此刻是否还在纽约的办公室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与客户敲定着一个个不同的方案?……

 三、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里,
 我只觉得它来得新鲜,
 是浓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劳作、冒险。

 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
 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中国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年轻人远离家乡奔赴国外学习和工作,为了他们的“纽约梦”、“伦敦梦”、“东京梦” 奋斗着也迷惘着。然而,当他们穿过鲜花走过荆棘时,等待着他们的到底是那实现梦想的自由之地,还是一去不返的黑暗?

有人在自我实现的道路上,一笔笔勾勒出了自己理想生活的图画。

有人在语言不通的环境里,逐渐封闭自己最终形成了心理障碍。

有人在高强度的学习和工作中,因为难以承受压力而选择草草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有人不过是如同往常一样出门夜跑、搭乘地铁、穿过闹市、进入梦乡……却没有再回来、没有再醒来。

海外的生活本身并不如很多人想象的那般“高大上”;异乡人留下的汗水和泪水,或许只是为了与其他所有人一样拥有体面尊严的生活。然而,无论抑郁或意外,可能都是每个身在国外的学生或员工可能面临的挫折与考验。所以,增强安全意识,注意自我保护,适当放松与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懂得拥抱那个或许不那么完美的自己,也因此变得格外重要。

愿每个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都能快乐的迎接成功、坦然的面对失败;愿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不论是在家乡、在异乡、或在路上。
 

凤凰卫视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Yoyo
实习编辑:孙一冬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