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爆冷,告诉你为啥不用心疼村上春树·迪卡普里奥

 

在颁奖词中,委员会写道:

“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展现了一道深渊。”

石黑一雄出生于日本长崎,在他6岁时,因父亲的工作需要,全家移居英国。所以石黑一雄虽然长着亚洲人的脸,其实是个英语作家他与鲁西迪、奈波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消息公布后,BBC电话采访了石黑一雄。他说,诺贝尔委员会还没有联系自己,甚至都不确定是不是假消息(也是很萌了)。不过最后,他还是谦虚地说获得诺贝尔奖是“巨大的荣誉。”

石黑一雄最出名的是其长篇小说《长日留痕》,小说的英文版本销售过百万册,不仅斩获了当代英语小说界的最重要的奖项布克奖,还被改编成了电影。

他的另一部小说《别让我走》则以科幻为题材,讲述了一个为器官移植而克隆人类的故事,也在2010年被改编为电影搬上了大银幕。

 

“离诺贝尔文学奖最近的人”强势抢戏
 

但今年有人出来强势抢戏,把画风带偏。这个人就是与奥斯卡界“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格莱美界“水果姐(凯蒂·佩里)”、足球界荷兰队并称人类史上四大陪跑选手、有“离诺贝尔文学奖最近的人”,“最悲壮的入围者”“村上春树·迪卡布里奥”等荣誉称号的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从2009年起,一直是诺奖的热门人选。连续几年位列博彩奖赔率前列。今年也在博彩网站Unibet上以5:1的赔率排在了热门人选的第二位

(图:《谁会夺得201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Haruki Murakami 赔率5:1)

出版商、他的粉丝们也年年都在为他的得奖做准备。日本各地还有人发起春树迷聚会,他们带着早就翻旧的小说,一边听着村上春树小说中提到的爵士乐,一边品着村上春树最爱的威士忌,期待着文学奖揭晓的一刻。

结果,爆冷的石黑一雄夺冠的消息一公布,群众们又一脸懵逼了。

有日本媒体报道,结果颁布后,日本连锁书店的员工们马上收拾村上春树特区,用石黑一雄小说的存货去替换,一边还赶紧增订更多的小说。


 

春上春树陪跑真的一点不冤枉

 误解:不得奖是因为作品太通俗?

很多人都说,不颁奖给村上春树的原因是他的作品太大众化,文学程度不高。但其实,这可能是一个误解

的确,他在国内比较受欢迎的几本书《1Q84》《挪威的森林》《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等描写的故事比较关注个人。

他的作品销量也很高,光是一本《挪威的森林》,在日本就卖了上千万本,以至于不少人都误以为村上春树只是个“畅销小说家”。 

但他真正出色的作品不止畅销的那几本:《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有精妙的结构,《奇鸟行状录》堪称“当代《一千零一夜》”,《寻羊冒险记》情节荒诞,极富寓言性与神话色彩;他的文字主题涉及反战、反右翼、反思社会等主题,深刻性也不在话下。

(2009年,村上春树的妻子陪其领取耶路撒冷奖)

而且,他虽然诺奖没拿到,与诺奖齐名的国际性文学大奖可是拿过不少。无论是2006年获得的卡夫卡奖,还是2009年获得的耶路撒冷奖,都是国际文学界颇有分量的大奖。

可以说,在文学造诣上,村上的水平是获得了学术界的一致首肯的

那到底,为啥这个文学爱好者和门外汉都认可的诺奖候选人会成了年年落选的“陪跑王”呢?

 

 一  语言、地域偏好

有人分析了1901年到2014年111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所用语言的分布图,发现英语、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共占60%左右。截止至2017年用英语写作的诺奖获得者高达29人。

除了英语这个大语系之外,欧洲小语种也受到评委的偏好,瑞典语作家就有7人之多。

(莫言摘取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桂冠)

亚洲虽然不乏优秀的文学作品,但是迄今为止,上榜的人只有6个:泰戈尔、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莫言、阿格农和高行健。

而诺贝尔作为国际性大奖, 毕竟是要考虑到照顾不同地域的作家,既然去年光顾了亚洲,今年也就不太有可能了。

 

 二  身体好,可以多跑几年

有网友说“村上春树练长跑就是为了跟诺奖打持久战”,这话可能真不是玩笑。诺贝尔奖有“以长为尊”的特色,因为它和布克奖、龚古尔奖这种颁给作品的奖项不同,诺贝尔奖是颁给个人的,有强烈的终身成就奖意味。

 

“村上君为什么要经常跑步锻炼身体,看来可能就是为了搏长寿,做好和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打持久战的准备。”

-- 维舟

据统计,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为64岁,70岁的是主流。

而像2013年的得奖者82岁的加拿大女作家艾丽斯·芒罗,2010年的得奖者74岁的作家及诗人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和2007年得奖的88岁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都属于“老年组”的选手了。

68岁的村上春树作息规律、精神矍铄:凌晨4点起床, 每天写作4个小时,每年至少跑一次马拉松,曾完成过100公里的比赛里程

相比之下,68岁的村上春树依然吃嘛嘛香,身体倍棒儿,时不时还跑个马拉松,可以说是很“年轻”了。

所以,也难怪评委可能会大手一挥,“村上春树还能再多写几年,我们先紧着那些‘身体不太行’的候选人来吧”。

 

 三  为了“政治正确”

最后的一点原因,要说回这次诺奖的主角石黑一雄。他出生在日本,生长在英国,小说背景设在,本身自带多元文化属性。

石黑一雄的作品中,虽然没有像脱欧这样的具体问题,但他描写了从一种文化走向另一种文化的经历,以及个体、组织、国家应对全球化的复杂局面的历程。

作为全球关注的大奖,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除了考虑作品本身的文学水平,其现实影响也是考量的因素。这次的诺奖颁给石黑一雄很可能就是反对这几年崛起的“民粹思想”。

出版人颜择雅分析说, “这两年,极右派的认同运动在欧洲风起云涌。像石黑一雄这种既是移民、又能代表多元文化的作者,正是反驳认同运动最好的例证。”
 


不过,对于得不得奖,村上春树自己可能没那么在意。他曾在今年1月出版的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里说到,

“一旦落选,就有许多人赶来看我,对我说:'这次太遗憾啦。不过下次绝对能得奖。下部作品请好好写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也是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尴尬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判并没有什么机械的、一成不变的标准。小编很赞成内地作家张佳玮的一句话,“世上大师太多了,没得是常态,得了才是变态。”

所以,获不了诺贝尔文学奖不要紧,他还是那个热爱写作、坚持跑步、喜欢音乐和阅读的热血战士。

 

 

凤凰卫视欧洲台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习编辑:韦美智
责任编辑:李乐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