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过马克龙,型男过普京,欧洲政坛这是要变成偶像剧?

这两天,世界各大媒体全被一个人刷屏。31岁的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家境平凡、大学都没读完,却一路开挂,即将成为奥地利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

话说回来,BBC不久前才盘点了全球最年轻的领导人,其中一半都在欧洲国家。 看样子,欧洲政坛这是要变成一出偶像剧了?


31岁当总理,分分钟告诉你什么叫别人的人生

库尔茨,是欧洲最年轻的总理,他是奥地利政界的“神奇小子”。拥有高颜值和1米86的模特身材,晃眼看,还有点吸血鬼风。 

但反观他的人生,库尔茨是真正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实力。出身普通、不靠拼爹,从小热爱政治,为了梦想,大学读到一半就退学了,不过最后还是在31岁成了全世界人民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库尔茨于1986年出生在奥地利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技工,母亲是教师。他家住梅德林区,是传统的蓝领阶级住宅区,他家周围有一堆廉价美黑沙龙、快餐店,供打工者专用。

库尔茨从小就是学霸,考进奥地利最古老中学读书,各种学科配备超全,光第二语言都可选英语、拉丁语和希腊语。

据他说,16岁就开始对政治感兴趣,自己跑去参加学生政治活动。后来进入维也纳大学法学院。


17岁时,库尔茨在大学里加入了人民党,当时这个党在奥地利人眼里是老人党,无聊透顶。这个大学生帅哥一进去,就是一个死磕的劲儿,他为了竞选人民党青年部主席,索性休学,到现在还没修完学分,没拿到毕业证。

但人家没在怕的,自从踏上从政这条路,就走得一帆风顺。库尔茨入人民党仅仅6年后,23岁的他就当选为奥地利人民党青年部主席!

此后更是平步青云,做出不少成绩。

▶︎ 25岁出任奥地利移民融合事务部部长、奥地利内政部国务秘书,成绩受到肯定,库尔茨在学校内指派亲善大使,协助国内不同国籍人士对话与融合。他做了一系列关于教育、语言、工作、市场等计划,帮助难民和移民们融入奥地利。

▶︎ 27岁成为奥地利外长。刚开始也有人质疑他的能力,“一个小青年,刚蹦完迪就处理国家事务?”但他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上任后,他出访克罗地亚,和以色列维持友好关系,在奥地利的外交史上留下了“历史性的责任”的评价。

▶︎ 29岁,2015年2月,难民潮爆发前夕,库尔茨推动奥地利国会修正了伊斯兰法案,在这项法案中,禁止尤其是在穆斯林聚集地的伊斯兰协会进行国际融资,并首次在刑事法院,医院和养老院大大限定了穆斯林的权力,并要求国内流传的可兰经必须符合国家标准。

库尔茨圈粉的招招也是不要太多,拍个竞选广告,都像是电影海报,也难怪年轻人把他奉为新偶像。

对了,小编有没有说过,库尔茨还有一个相恋了12年的金发女友,每次露面,都被媒体围得水泄不通。

小鲜肉当道, 欧洲政坛变成“偶像剧”?

不过,库尔茨并不是欧洲政坛里唯一的小鲜肉。 2017年,欧洲国家领导人中出现了不少年轻面孔。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2017年5月7日在法国大选中获胜,39岁的他成为法国近代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他身上的确笼罩一股明星光环,外媒对他的评价一致是“年轻、自信、有魄力”。他在法国的受欢迎程度,超越了年龄界线和党派之争,特别受很多女性选民的青睐,他和相差25岁的妻子的姐弟恋也经常作为政治花边被人谈论。

38岁的利奧·瓦拉德卡(Leo Varadkar),2017年6月正式出任爱尔兰总理,成为他爱尔兰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年轻的总理,不仅自带“印度裔”、“同性恋”等各种标签,也被爱尔兰媒体冠上“又帅又有魅力”的称号 ▼。


欧盟成员国爱沙尼亚总理于里·拉塔斯(Juri Ratas),2016年11月21日正式出任爱沙尼亚新总理,当时他38岁▼。

乌克兰总理弗拉基米尔·格罗伊斯曼(Volodymyr Groysman):2016年当选总理,时年38岁 ▼。

希腊总理阿莱克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2015年当选总理,当时他40岁,是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领导人▼。

比利时首相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2014年成为首相,时年38岁,成为比利时自1840年以来最年轻的领导人▼。

另外一个“政坛明星”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虽不在欧洲政坛,却也经常被人形容为“帅得不像政治家”的,2015年就任时也仅43岁。 

另外,欧洲政坛上的年轻领导人还包括45岁的捷克总理索博特卡、43岁的马耳他总理马斯喀特、44岁的卢森堡首相贝特尔等,意大利前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2014年初当选总理时为36岁。
 

外媒:外界对年轻人仍持怀疑态度

欧洲政坛“鲜肉”特色:务实、 求改革


当然,年龄不是这些“鲜肉”们唯一的共同点。他们都走务实主义的路线、强调大刀阔斧的改革

比如库尔茨在竞选期间主打的就是“真改变”、“新方向”的口号,在社会制度遭滥用、移民等问题上的态度也十分强硬,主张限制入境难民人数,减少难民福利支出等。 


深层原因:欧洲深陷多重危机,急需“新鲜血液”改革

而这股“改革”之风之所以吸引人,恰恰反映了欧洲深陷经济、移民等多重危机

《华尔街日报》就曾指出,“若干年来,整个欧洲处于失落的年代”。正是在这种低迷的社会氛围下,这些新鲜血液吸引了民众的关注与支持。

这之前,麦肯锡就有调查显示,2005~2014年间,发达国家65%以上的家庭实际收入水平停滞不前,甚至走向下坡路。

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的调查显示,65%的希腊受访者、52%的意大利受访者、46%的法国受访者和40%的英国受访者认为,过去10年他们所在国家的国际地位在下降。

经济复苏乏力,难民不绝如缕,民粹主义加速崛起,欧盟有分崩离析的危险,这个烂摊子老政客玩不下去,只有等年轻人来“创造奇迹”。
 

深层原因:更多年轻人参与政治

其次,有关人士分析,欧洲政坛“年轻化”也是年轻人政治参与度增强的体现。英国威尔士大学政府研究中心的教授劳拉·麦克里斯特认为,年轻人过去总体上对大选热情不高,但社交媒体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状况。

比如英国,在今年的大选中,18至24岁的选民投票率高达72%。而在两年前的上次大选中,这个年龄段的投票率仅为43%。

还有英国媒体把这种由年轻选民引起政坛变化,称作"Youthquake",意思是年轻选民直接促成的一场"地震"。


 

年轻=创新?

不过年轻就一定能推动创新?法国的《解放报》称,这些新人是否能带来新气象还是未知数。

曾一度非常得宠的法国总统马克龙,蜜月期一过,民众对他的支持率也持续下降。今年8月底法国的民调显示,马克龙一个月内的支持率就跌了14个百分点,现在只剩4成。

总体来说,只有36%的法国人对马克龙的总统政绩感到满意。近三分之二(64%)对总统不满意,其中19%“很不满意”,外媒也开始质疑某些年轻领导人的领导能力,认为因为“太过年轻,难以令人信服”。

究其原因,有的年轻竞选人在大选时给民众的承诺非常美好,当选后却难以兑现诺言;一方面,党外无法做出让民众信服的政绩,另一方面,也会造成内部公信力的不足。

的确,年轻人有活力、有创见,但也有一个显著特点,缺乏经验。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上台时43岁,贸贸然搞出了个脱欧公投,结果英国真脱欧了,他也灰溜溜下台了。

讲到底治国理政不是选美,能否赢得民众的心,还是要看是否能真正为民众做事,让人民的生活好起来。

 

 

凤凰卫视欧洲台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习编辑:韦美智

责任编辑:李乐

 

栏目随机:

栏目近期热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