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结局已定,生命的决定权在谁手中:北大渐冻症女博士情绪崩溃引发安乐死热议

近日,北大渐冻症女博士情绪面临崩溃的消息牵动着社会各界人士的心。曾口述“遗嘱”希望在过世后捐献器官的她,因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在一次情绪失控后称:不治了,我真的太痛苦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把我呼吸机拔掉,让我捐献器官,剩余的东西火化吧。

自媒体曝光以来,北大女孩娄滔的病情除了引起人们对于渐冻症的广泛关注外,更引发了网友对于安乐死合法化的激烈讨论。

一个人活着的意义,不能以生命长短作为标准,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衡量。得了这个病,活着对我是一种折磨和痛苦。我要有尊严地离开,爸爸和妈妈,你们要坚强地、微笑着生活,不要为我难过。

这,是29岁北大渐冻症女博士娄滔的口述“遗嘱”

这个阳光开朗的土家族女孩是北京大学历史系的一名在读博士,从小到大成绩优异的她,一直都是家人的希望和骄傲。

据母亲汪艳梅所说,考上北大的娄滔特别开心,放暑假回来后整个人也显得特别不一样,仿佛对未来的一切都充满期待的样子。

而就在考上博士后的第一个暑假,娄滔突然发现自己左脚脚趾的脚尖没有了知觉,垫不起脚了,很快,右手上的知觉也渐渐消失。经过一系列神经内科检查,2016年1月,娄滔被确诊为患有疑似运动神经元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渐冻症”(ALS)

“渐冻人”全身的肌肉会逐渐萎缩,直至吞咽困难呼吸衰竭。从发病到死亡,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为3至4年。2014年,由美国ALS协会发起并风靡全球网络的“冰桶挑战”就是为了呼吁更多的人们关注“渐冻人”群体,也就是从那时起,大多数人第一次接触到了这个陌生的名词。

“冰桶挑战”

作为一个在医学领域内仍未被攻克的难题,“渐冻症”给娄滔带来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病痛,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摧残和折磨。

与阿兹海默症不同的是,“渐冻症”晚期病人虽失去行动能力,但仍可一直保持着清晰的思维能力健全的智力和记忆仿佛一个鲜活生动的灵魂被囚禁在一个逐渐僵化的躯壳内,就是这一特点让“渐冻症”显得更为可怕。

著名物理学家霍金也是“渐冻人”

因而,不堪病痛摧残的娄滔请求父母,希望自己能带着尊严离开。

这一消息很快在微博上引发了关于生命决定权和安乐死合法化的热议。

有网友呼吁说,安乐死合法化是时候拿出来讨论一下了。

表示支持的网友大多出于尊重娄滔的个人选择权,希望女孩保留支配自己生命的权利:

也有网友表示反对:

而娄滔的父亲娄功余表示:

我对这个治疗不抱多大希望,但没放弃。不去坚持就会失去机会留下遗憾,如果有奇迹出现呢?

毫无疑问,娄父的坚持是出于对独女深深的爱和不舍,然而也有网友质疑这种做法是不是违背了娄滔内心真正所想,抑或是另一种伤害呢?

不可否认的是,安乐死合法化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截止今年9月,已立法容许安乐死的国家仅有欧洲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北美洲的美国部分州和加拿大以及南美洲的哥伦比亚

而据韩国保健福祉部本月22号消息,韩国从10月23日至明年1月15日将试行《维持生命医疗决定法》(也称《安乐死法》),临终患者可以自己决定是否继续接受维持生命的治疗。

而无论是“被动安乐死”(停止治疗使病人自然死亡,也称“尊严死”)还是“主动安乐死”(主动为病人结束生命,如注射药物),其涉及到的道德伦理的争议及高难度的执法和监管使得立法过程尤为棘手。

安乐死合法化的支持者们往往立足于个体的基本选择权利。晚期癌症、艾滋病、罕见遗传疾病等患者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需要忍受极大的肉体痛苦和精神折磨,因此,很多人认为,意识清醒的病患有支配自己生命的权利。

79岁知名作家琼瑶就曾在今年3月的公开信中力挺安乐死立法,并表示绝不当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

她在声明中如此说到:

不论我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做主时让我做主,万一我不能做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

帮助我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的活着,意义重大!千万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除了像琼瑶这样未雨绸缪坚决提前安排好身后事的安乐死支持者,很多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病患也都曾表示希望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著名作家巴金从1999年到2005年离世这长达六年的时间里,只能依靠食管和呼吸机维持生命。巨大的痛苦和折磨之下,巴金多次提及希望安乐死。然而,在“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的指令下,巴金不得不表示再痛苦也要配合治疗。2005年10月17日,在家属放弃抢救的坚决要求下,弥留之际的巴金终于得到了最后的安宁。

而对比之下,“主动安乐死”所引发的争议更远远超过道德伦理的范畴。

2011年5月,中风20多年的李阿婆被儿子邓某喂食农药后死亡,因涉嫌故意杀人,邓某被逮捕。据邓某交代,自己是应母亲要求为其实施安乐死。

2009年11月,陕西农民何龙成为卧病在床15年、饱受病痛折磨的妻子徐桂琴选择了“安乐死”,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

尽管声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结束亲人的痛苦,然而逝者已逝,人心难测,犯案人真实的动机确实无从考究。
有专家坦言,一旦安乐死合法,虽然一小部分人的意愿得以满足,但或许会有更多的人以“安乐死”之名,行杀人之实

安乐死合法化之路之所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很多时候是由于不同国家的国情不同,或是合法化的条件并不成熟。

游走在道德与法理边缘的安乐死,本应用于缓解病人的痛苦,但若在整个社会仍未准备好的情况下施行,谁知会不会打开另一个潘多拉魔盒呢?

 

 

 

凤凰卫视欧洲台综合报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实习编辑:小果汁儿

责任编辑:李乐

栏目随机:

栏目近期热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