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个老师被学生打到集体辞职, 老师也要成为高危职业了?

“我被一年级的学生拳打脚踢、被人从身后勒住脖子”,这不是普通的校园暴力,而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老师在哭诉她的遭遇。而此前7月至10月期间,已经有45个老师因为遭受学生暴力向学校提出辞职。

 

 

三天前,宾州首府哈里斯堡教育协会(Harrisburg Education Association)向当地的教育董事会(相当于国内的教育局)恳请援助,一位一年级的老师阿曼达(Amanda Shaeffer)说:

“一个学生在整个班级面前用暴力压制我,他不断抓我、对我拳打脚踢。

他还砸坏了很多我给班里买的东西。”

老师阿曼达(Amanda Shaeffer)

除了阿曼达,在场的还有几十个老师和不少家长。 他们号召教师组成联盟,呼吁家长和管理者协助解决校园暴力问题,希望能一起商量如何解决孩子们的暴力问题。

这些对老师动用暴力的学生,有的也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或者本身患有精神疾病。 教育协会主席乔迪(Jody Barksdale)表示自己不会辞职,并说:

“我们不是抱怨,我们是在向你们寻求帮助,这样我们才能帮助那些有问题的学生。”

教育协会主席乔迪(Jody Barksdale)

“不光是老师,学生也被踢被殴打被扇耳光,有的学生在课堂上掀翻桌椅板凳,老师们不得不把剩下的同学带到走廊上,以防他们受到波及。” 

乔迪还说,现在有三、四所学校都发生了这些情况,但我不会点名。她已经从一月份开始,就向董事会求助,但没什么实际用处。 

教育学监(相当于国内的教育局长)思博(Sybil Knight-Burney )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她同意组成一个小组,携手解决这个问题,但同时需要家长的合作。

教育学监思博(Sybil Knight-Burney )

学区(School District)则回应说,很不幸教师组织选择了公开这件事,而不是进行实例讨论。学区招募了新的教职人员,但没有完全填补上之前辞职的空缺。 学区也为老师提供了发展、辅导项目,还开放了“开门政策”,以防职员让然有所顾虑(随时与学区进行讨论)。

 

- 美国的学区(School District)

美国公立中小学的行政管理由学区(School District)负责,每个学区相当于一个独立的专门负责教育的“小政府”。学区由教育董事会(School Board)管理, 相当于当地的教育局。教育局成员通常由当地选民选出,有时也会由政府委派。 

除了维吉尼亚,学区的另一个功能是制定和征收部分房产税。

 

学区声明

这件事,不禁让人想起不久前湖南高三学生刺死老师的事件。

被刺教师鲍方

11月12日下午,湖南沅江市三中的一位高三班主任鲍方给学生布置了一篇电影观后感作业,学生罗某因不肯写被鲍方说‘不写就转班’,随后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刀具刺向对方,鲍方身中26到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 

涉事沅江三中

11月13日,益阳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罗某杰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沅江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媒体后续报道称,罗某是一个经常拿班级第一、邻居中“孝顺、内向“的人。 在不少师生看来,鲍方对罗某既器重又严格,但这份关爱却被他当成了麻烦。

 

尽管弑师事件极端,但因“一言不合”,学生集体殴打老师的事件并不少见,2016年10月,因拒绝了学生在国庆前夕提前离校的申请,四川省商贸学校的一名老师遭7名新生在学校办公室内围攻;

2016年4月,因老师想要拿走试卷,安徽蒙城范集中学的5名男学生对老师拳打脚踢,有人甚至抡起了板凳。

安徽蒙城学生群殴老师事件

对这些事件的公众讨论大多集中在老师和学生个体身上,每当有学生跳楼、自杀的事件发生,人们的目光也总是第一个聚焦到老师身上。 

让人心凉的是,在这样的氛围渲染下,教师和学生之间变成了对立的关系,在教师群体中甚至出现一种“不能多管”的看法。因为种种经历证明了,管理越是认真,可能惹来的麻烦越多。

甚至有人担心,这会让教师也和医生一样,变成“高危职业”。这样残酷的结论,不禁让人发问,是不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

现在社会,往往对教师有很高的道德要求。 但在高考指挥棒的引领下,评定老师教育能力的更多是直接看成绩和升学率

诚然,教育的使命不单单是教书,也包括育人。但培育一个人的品德,不仅是老师个人或者这个群体的事情

不少教师的收入和付出并不成正比,他们是带着使命感和尊重对待教育事业。但如果每当出现问题,人们只能互相站在对立面大声喊冤、撇清责任,这样的教育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凤凰卫视欧洲台综合报道

 

实习编辑:韦美智
责任编辑:李乐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