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梦中的美妙丛林:别了,上海“金刚”博罗曼!

饲养员蒋师傅是1979年进入上海动物园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养观赏鱼,后来也养过狗熊和狼,99年的时候,蒋师傅遇到了大猩猩博罗曼

镜头里,身穿蓝色T恤的蒋师傅说起自己的老伙计博罗曼,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九四年的时候博罗曼从荷兰鹿特丹来到我们上海动物园,今年已经43岁了;

没多少年,我也要退休了,他的年纪也慢慢走向高龄,我希望他能活得长久一点,打破纪录。我退休回来看他的时候,他也能够是非常生龙活虎的一种状态。”

视频中,蒋师傅笑得很是欣慰。然而,他的愿望最终还是没能成真。

11月27日,在采访结束的一年之后,上海动物园的第一只大猩猩博罗曼因病抢救无效死亡,享年四十四岁,相当于人类的九十岁

上海动物园的西南角,有一个大猩猩馆,里面住着六只大猩猩,其中有一个脾气特别大,独霸一间展厅,他就是博罗曼。

博罗曼是上海动物园年纪最大、体型最大、力量最大或许脾气也最大的大猩猩。

1973年,博罗曼出生在西部低地大猩猩的自然栖息地之一——非洲的喀麦隆。

据上海动物园表示,年仅一岁的博罗曼就因父母被非法猎杀而成为孤儿,后来他被动物保护主义者解救,送到了欧洲的动物园,又在1994年从鹿特丹来到了上海。

“所以他小时候对人都是很警惕的状态。有的时候,我会摸摸他,碰碰他,让他对我们人类的善意有一定的了解。”

博罗曼刚到上海动物园的时候19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兽医拎着一把麻醉枪经过大猩猩馆的时候,博罗曼看到之后情绪十分激动,使劲拍打玻璃,三层防弹玻璃被他拍碎了两层

可能是受到幼年不幸经历的影响,博罗曼性格孤僻乖张、喜怒无常,从小被人类收养并在动物园长大的他缺乏群体生活的意识和经验,合群的概率很低。

由于担心暴躁的博罗曼会伤害大猩猩馆中的其他同类,饲养员们不得不将它与其他猩猩们隔离开来,单独生活在一个展厅内。每当隔壁有任何动静,博罗曼都会立刻起身前去查看,或者用手掌拍打着玻璃,发出低沉的吼叫声,不知是感到警觉还是好奇。

虽然没有同伴,但孤独的博罗曼和蒋师傅之间逐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我的家人和朋友常跟我开玩笑,都会说,你看你的眼睛,你看你的动作,你这家伙快像博罗曼一样了!

这辈子,我已经和大猩猩不能分割了。”

在野外,大猩猩的平均寿命为35岁,步入老年的博罗曼胃口逐渐消退,肠胃也不如从前,就连脾气也温和了不少。

但今年夏天的连续高温给年迈的博罗曼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动物园的饲养员们都能感觉到他的状态大不如前了。


最后一次亮相回到后场的博罗曼

10月25日,博罗曼被带回后场进行全天候治疗,兽医、饲养员和外国专家们想尽办法一切办法,希望这个曾经傲视一切的“金刚”能够好转起来。

然而,在近一个月的治疗中,无法咀嚼块状食物的博罗曼只能靠着果浆等流食来维持生命。在这种情况下,倔强的博罗曼多次选择绝食。25日,博罗曼已经无法起身了,他微闭着双眼,朝着身旁的饲养员摆了摆全身唯一能动的左手,似乎在示意他们不用再喂食了。

11月27日上午9:40,博罗曼长呼一口气,结束了它命途多舛的一生。

蒋师傅难掩悲伤情绪,流下了泪水。十八年的朝夕相处、点点滴滴,最终走到了尽头。

消息一出,引来了网友一阵唏嘘。

有网友表示:

确实,大猩猩是灵长目中除了人和黑猩猩之外,最大和最聪明的动物,很多研究表明,他们有感知和表达感情的能力

因此也有网友表示,此类高智商灵长目动物应尽早放生,不应被关在笼子里。

但显然,从小失去父母并被带回人类社会的博罗曼已然不具备回归自然独自生存的能力,就算勉强放归自然,也很有可能无法融入其他的大猩猩家族。

在上海动物园中遇见蒋师傅,或许是博罗曼不幸一生中的幸福之处吧。

幸运的是,目前国内的很多动物园的理念开始朝着保护濒危物种公众教育这个方向靠拢,很多人保护和善待动物的意识也逐渐提高。

相信,为盈利不惜损害动物福利拿动物来消费取乐缺乏社会责任感的动物园也会慢慢地越来越少。

 

凤凰卫视欧洲台综合报道

 

实习编辑:小果汁儿
责任编辑:李乐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