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S 智能手机 Facebook | 你所不知道的"难民"高科技偷渡自由行

9月2日,一名叙利亚3岁男童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在全球各大社交媒体上热传。这张凄惨的照片登上了几乎所有英国主要报纸的头版,并引起法国媒体对是否该用这张张照片作头条的激烈讨论。

其实,在近几年持续已久的难民危机中,很多摄影师们拍下了许许多多感人的影像,其中有这样一张照片,就与今天的文章主题有关。


图片上的人们站在月光下,拿着手机,努力想靠近天空。

偷渡者们穿越吉布提,在亚丁湾,有时为了省钱去临近的索马里黑市上买一张SIM卡。摄影师John Stanmeyer就遇到了这样一群难民,他们站在海岸边上,等待那微弱的手机信号。

“这体现了我们所有人的共性”,他说,“我们确实站在全体人类的十字路口,我们要去往哪里?这对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张照片获得了2014年的世界新闻摄影奖。照片中的人们手里都握着手机。在当下这个时代,智能手机对个人生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时更是关乎生存的必需品。

在巴尔干地区的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对于汹涌而至的数十万难民们来说,除了食物,水和住所外,还有一个他们发誓万万不能没有的东西:智能手机充电站。

智能手机就是一台迷你电脑,它能帮你迅速查找到你想要的任何信息。拿着智能手机的难民们便因此拥有了另外一个身份:网民。

手机,让这场席卷欧洲的难民危机变成了一场现代化的人流迁移。因为社交媒体的普及,让信息不再私有化,原本可以被当地“蛇头”高价卖出的路线地图或是边境管辖松紧的任何相关信息,现在都被难民们“po”到了社交媒体上,也算是自媒体的另外一种形式。

“每次我去一个新的国家,我就买一张SIM卡,靠激活互联网和下载地图来定位自己的位置,”Osama Aljasem,32岁的叙利亚音乐教师说。他坐在贝尔格莱德一个破旧的公园长椅上,紧盯着自己的智能手机,正密谋着他下一个进军欧洲北部的计划。

“如果没有我的智能手机,我可能永远都到不了目的地”他补充说,“每次电量一点点变少,我就开始紧张。”对于现代化的迁移,智能手机地图,全球定位应用程序,社交媒体和WhatsApp的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工具。

科技改变了这个21世纪版本的难民危机,不仅仅使数百万人的大迁移更具可行性,而且还增强了移民路线的运输压力。联合国在上周二声称,每天约有3000人源源不断地越过希腊边境进入马其顿,这样的事情在巴尔干半岛屡见不鲜。

例如像“如何移民到欧洲”这样的阿拉伯语facebook群,就有23953个成员,发起了总共39304个公开或者是私密的讨论组。移民分享照片和他们自己偷渡形成的视频资料。

叙利亚难民因此受益,因为这样的群组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个人偷渡的可行性和成功率。“现在,人口贩子正在失去生意,因为个人已经可以自己计划行程了,这可多亏了Facebook。” 安泽国际救援会工作人员穆罕默德·哈吉·阿里,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说。

“当然,叙利亚政府也不是白痴,” Aljasem说,一旦离开叙利亚,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个新的智能手机,因为拿着手机在叙利亚旅行实在是太危险了。在政府的检查站,士兵们通常会索要市民的Facebook密码。他们查看Facebook的配置文件,以确定一个人在战争中的忠诚度。如果你不给士兵你的Facebook密码,他们会打你,摧毁你的手机或更糟。”

但无论如何,智能手机使难民更方便地互换信息和与国际机构互动,而不仅仅是被动地接受信息。

此外,智能手机还有另一种潜在的功能——挽救生命。

一个在叙利亚广受好评的Facebook页面:实时更新迫击炮弹落在大马士革的位置地图,建议用户避免在特定时间途经这些区域。

21岁的Salmoni,在贝尔格莱德某一个报刊亭给手机充电,而这救了他一命。他用它来导航一个用40小时安全穿越尼姆鲁兹阿富汗全省到达伊朗城市扎黑丹的危险旅程。

而对于很多人来说,手机还有着一些更深层次的情感羁绊。

Alhassan说,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他在大马士革的家被炸毁的时候,他还正在为一栋建设中的摩天大楼安装电气设备。“在轰炸中我的妻子死了,”他说,“现在我什么都没有,除了我的两个儿子Wassem和Nazih。” 他们一起坐在公园里一个肮脏的睡袋上。

而他的智能手机里存储的照片,则变成他曾经大马士革居住生活的全部记忆。

(本文摘译自《纽约时报》)

栏目随机:

栏目近期热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