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来毒往" | 在欧洲吸毒到底算不算违法?

导语:

今天,“歌手毛宁吸毒被抓”占据话题热搜榜。而就在昨天,北京一家音乐学校也被警方突袭尿检。据知情人士称,当时300多人接受尿检,其中不少受检人被带走。

近几年,“毒”来“毒”往的娱乐圈似乎刮起一阵妖风。被朝阳区群众举报的吸毒名人接二连三。更有人在接受采访时称,是在欧洲学会吸食毒品,并不知道犯法。那么,欧洲真的对毒品这么宽容吗?

据新京报报道,2014年房祖名吸毒被抓时曾供述:他2006年在荷兰第一次吸食大麻,因为在荷兰吸食大麻是合法的,而且当时认为吸食大麻不会成瘾,但是没想到一旦沾上大麻这种毒品,想要戒掉并非易事。

在欧洲---吸毒算不算犯法?

正文:

可能很多人与房祖名有着相似的看法:在欧洲吸毒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事实真的如此吗?欧洲各国对毒品态度一样吗?在不同国家吸毒,会不会有不同的后果呢?


1. 荷兰:小清新与重口味并存

荷兰街头随处可见能够购买大麻制品的coffeeshop

提到“欧洲对毒品的宽容度”,就不得不提到荷兰这个神奇的国度。一方面是小清新的郁金香和大风车,另一方面却是重口味的“红灯区”与大麻。很多人眼里,荷兰就是那个“吸毒不犯法”的国家。

据荷兰当地媒体介绍,自1976年起,荷兰政府就把毒品分类为硬毒品和软毒品,对于海洛因、可卡因这些严重危害公众身体健康的硬毒品,当地政府会实行严厉打击;而像“大麻” 这样不易上瘾,通过控制后对身体危害不大的所谓的“软毒品”,则允许公开买卖。 

由此可见,“自由”的背后,依然有法律条款的约束。不过,时至今日,这种独特的“大麻文化”已经成为荷兰人的骄傲。

葡萄牙:官方废除毒品刑事罪

葡萄牙成为欧洲第一个官方毒品非犯罪化的国家

如果说荷兰人对大麻司空见惯,却没有法律的绝对允许,葡萄牙的法律却是对毒品相当宽容。据悉,2001年,葡萄牙通过一项法律:个人吸毒和拥有毒品(包括大麻、可卡因、海洛因和兴奋剂)不再视为刑事犯罪,吸毒者被抓,只要交齐罚款就可以走人。因此,葡萄牙被称为是第一个官方废除毒品刑事罪的欧洲国家。

根据葡萄牙的政策,相对于昂贵的监禁费用,葡萄牙国家委员会建议把对吸毒者的监禁改为"治疗服务"。因此,吸食少量毒品的人可以选择进行治疗,而不是直接被关进监狱。

英国:毒品分级,处罚各异

英国警方抓获一毒品贩卖人员


据BBC报道,英国将毒品分为A,B,C三个等级,针对不同级别的毒品,英国法律详细规定了处罚标准:

 

鸦片战争让中国人看到了英国的“毒文化”,不过那时候的鸦片被看做一种万能的止疼药,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吸食鸦片的危害。而在19世纪的英国,吸毒还被认为是一种附庸风雅的标志。但在现代社会,染上毒瘾之后的痛苦让人们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了其危害。


捷克:欧洲毒品之瘤

捷克街头支持毒品合法化的游行

据报道,为了与毒品做斗争,捷克在2004年制定了一项国家反毒品的5年战略,但收效甚微。自2010年以来,捷克政府不再把拥有少量麻醉药或精神药物视为刑事犯罪,而是列为轻罪,最高罚款600欧元(约合4880元人民币)。

捷克《权利报》 曾做过一项调查,该抽样调查显示,22.3%的捷克人曾经吸食毒品,其中大麻的吸食率是最高的。此外,在18岁到24岁的青年人中,有40%的人吸过毒;约50%的捷克学生在13岁之前曾吸食过大麻。捷克的学校目前已成为最容易得到毒品的场所之一。

德国:争取非罪,但绝不合法

德国汉堡火车站的“小红灯区”,两名吸毒者挽起袖子,注射毒品

在德国,自1981年以来,越来越多针对吸毒者的详细规定被列入法律,以减少对毒品的需求,并减少与毒品相关的危害。 据欧洲新报网报道,德国法律仍然规定非法藏有毒品属刑事罪行:对于销售和非法贩运麻醉药品者从重处罚,种植和生产毒品者将判处1-15年的监禁;提供毒品给18岁以下未成年人,或贩卖毒品的团伙成员更是给予重罚。 而对待吸毒者,则以治疗为原则,而不是惩罚。

据悉,早在十多年前,德国政府就计划在汉堡、汉诺威、法兰克福、慕尼黑等7个城市分设约700个吸毒点 ,允许瘾君子们在那里公开吸毒。在外界看来,德国此举并不是孤立的,它反映了部分欧洲国家试图让吸毒合法化的一种趋势。

还有... ...


据欧洲媒体报道,根据欧盟缉毒机构的介绍,西班牙和英国服用可卡因的现有人最多人数增加最多的是意大利和丹麦。而德国的可卡因消费和其它毒品一样,处于中间位置。欧洲人吸食最多的毒品始终是“大麻”。

根据欧盟2007年缉毒报告,青年人吸食大麻的人数在下降。欧盟缉毒机构负责人格茨说:“全欧洲15岁至64岁年龄段的人中,共有7千万人吸食过大麻,但是他们并非人人都经常吸毒,每天吸毒者估计有300万人。”

名人吸毒,究竟压力有多大?

尽管欧洲对毒品的容忍度看似宽容,但实际上还是有很多法律的约束。尤其是名人、明星等公众人物,一旦触犯法律底线,“星途”尽毁,很难再东山再起。这一点,在国内外是一致的。

27岁吞枪的“摇滚之神”科特·柯本,自杀前一直吸毒;上世纪70年代享誉西方的乡村布鲁斯歌后贾尼斯·乔普林,因注射过量海洛因突然死亡;拥有5座格莱美奖杯的英国女歌手艾米·怀恩豪斯,也因吸毒过量死亡。美国“四大天后”之一的惠特尼·休斯顿,吸毒后失去天籁之音,英年早逝。

很多人说,娱乐圈是个大染缸,要想出淤泥而不染,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名人吸毒,与所处的交友环境有很大关系。正如有媒体这样评论道:明星的第一口毒,往往出于社交需要。他们需要显得合群,他们需要迎合前辈,甚至他们要主动套上这演艺公司抛来的枷锁,以此表示从此唯命是从。若没人“传帮带”,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毒为何物。


还有人说,明星压力大,吸毒是缓解压力的方式。对此,著名演员陈道明批评道:吸毒就是没教养。演员,比普通老百姓挣得多、社会关注度高,要非说有压力,也是在名利场想出名、想风光的压力。用压力解释吸毒,纯属借口。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