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让我们在SOHO区感受一把最**的腐国气息

伦敦可能算得上是世界上对LGBT最热情的城市之一。作为同志友好型城市的伦敦,不仅仅意味着SOHO区永不停熄的光彩霓虹和闪瞎眼的亮片装(虽然他们确实也存在),最high的俱乐部之夜,最好的酒吧和最多样化的文化活动都在这里汇集。

尽管近些年被开发商们“清理”了一番,苏荷(SOHO)依然是伦敦的同性恋活动核心,随处都可以见到飘扬的同志彩虹旗。其中心地带是从布鲁尔街(Brewer Street)到老康普顿街(Old Compton Street)与沃德街(Wardour Street)。周四是SOHO区的特別之夜——同志狂欢派对。几乎每一家打着同志友好招牌的餐厅、酒吧和夜场在这一天都会举行特別的活动。

苏荷是可以容纳光怪陆离,天马行空的好地方,莫莉莫格斯(Molly Moggs)是异装皇后可以被完全忽略的几个地方之一,苏荷也可以非常没有下线,比如同性恋桑拿Sweatbox,这里离一些更高档的场所,如奥斯卡·王尔德主题酒吧(Oscar Wilde-themed bar),绿色康乃馨(the Green Carnation)只有一步之遥。

伦敦的快节奏并没有让SOHO的同志文化消失,反而使顾客变得更多元。Shadow Lounge是SOHO地区最早期的同志社团的创始成员之一,其由会员俱乐部到对所有人都开放。Shadow Lounge 的对面Madame Jojo's里的艳舞和滑稽表演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果想要一个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夜晚,外加便宜又好喝的龙舌兰酒,旁边就是Escape Bar。如果你想看变装表演,最好的地方就是Sink the Pink。很少有变装表演有这样大的规模,走秀和舞蹈表演一应俱全,并且只有在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六才有表演。

Freedom Bar是Wardour 街上最著名的同志酒吧之一,这里同时也是媒体、时尚和娱乐人士社交的主要场所,在这儿说不定就能偶遇电影明星。而old Compton 街则是比较纯粹的同志酒吧一条街了,老牌同志酒吧Admiral Duncan 门口的长队几乎佔满了半条街道。而在另一边则是知名的 G-A-Y 酒吧,3层高的墙面上展示着顾客在推特上的最新信息,适合新潮的年轻人。Heaven作为全伦敦最有名也是最大的同志夜店更是不用多说其受欢迎程度。

最近新开的同性恋酒吧荣耀(The Glory),是由两个传奇异装皇后Jonny Woo and John Sizzle创办的,他们同时也是Gay Bingo的创始人。在这里,你几乎每个夜晚都可以找到乐子。Faggy-Okay是他们周四晚的卡拉OK活动。怪异的周五Freaky Fridays是当你入场时会进入一个洞口:在全黑的地下室里尽情舞动,畅所欲言。

如果你追求刺激,位于新肯特镇的布泽尔阵营酒吧(new Kentish Town boozer Bloc Bar)的Absolutely Fagulous与在皇家沃克斯豪尔酒馆Royal Vauxhall Tavern的Bar Wotever绝对是最佳选择。后者最近差点面临停业,是英国最古老的同性恋场所之一,目前已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经典。其中包括Duckie,一个已经超过10年的夜总会秀。

过去十年间伦敦中心的同志酒吧活动已然成为一种趋势。哈克尼(Hackney)作为一种新的同性恋友好区已经逐渐变得重要。在这里LGBT机构不再被隔离开来而是分散在其他商业区域。该区域最时尚的酒店之一(Ace Hotel)的地下室用作于同志俱乐部之夜的场地。而国民信托财产萨顿庄园(National Trust property Sutton House)则是Amy Grimehouse,一个同性恋友好电影活动的场地。

不可否认的是,伦敦的同性恋酒吧一直处于困难期。由于租金飞涨(都是在黄金地段的位置),与严格的地方议会政策的改变,那些备受喜爱的同志场馆,如The Joiners Arms和Black Cap已经关闭。然而,LGBT社区每个月都有新的活动与尝试,而且经常都是在传统的异性恋场地,这其实是表明,能够参与分享的同志活动在伦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历史回顾

1980年代末,SOHO 几乎就成了同志夜生活的代名词。由于80年代初,保守党在该地区掀起了一场大清洗运动。那些常年驻扎在此区域的无执照的性交易被全部取缔,甚至连色情业大亨也遭受牵连。但与此同时,同志商业开始发展起来。几年间,SOHO 就成了全球性的同志社区。

1999年 Admiral Duncan 爆炸案发生之后,这里的 LGBT 变得更强大也更团结。爆炸发生后,上千人参加了在SOHO 广场组织的自发集会,演讲者包括大都会警察局助理局长,并且所有参与调查的警察都是公开的同志。至今在Admiral Duncan 还挂着一盏刻有悼念词的水晶吊灯,用来纪念那次爆炸中的伤亡者。

不过,SOHO 并不完全是伦敦现代同志生活方式的发源地。18世纪时,伦敦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也已经有同志人群出现在伦敦西区。到了现在,伦敦在欧洲甚至全球都是对同志人群最为开放的城市,2005年同志关系得到法律认可,而在2014年3月,同志婚姻在英国也正式合法生效。

 

同性在欧洲

对于同性伴侣宽容的国家和地区几乎都集中在北欧和西欧,从2001年荷兰开先河允许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后,包括英、法、德、丹在内的数个北欧和西欧国家均已走上了相同的道路。

荷兰是全世界对同性恋最友善的国家之一,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美国盖普洛公司去年8月公布了世界各国同性恋者宜居程度的国际舆论调查结果,荷兰排名居首。

法国于2013年4月23日正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允许同性伴侣举行民事婚礼并领养孩子,这让成为世界上第14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国家。

德国关于同性恋的法律在欧洲属于最进步的法律之一:在这里同性恋可以共同生活,享有领养权,并且法律禁止歧视男女同性恋。其结果就是德国出现了公开和活跃的男女同性恋景象,并且对于文化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首都柏林被戏称为“彩虹的天堂”,仅柏林就居住着大约30万名同性恋。这使得德国首都成为了欧洲三大同性恋大都市之一。

北欧国家几乎是同性伴侣的“极乐之地”,挪威、瑞典、冰岛、丹麦均已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而冰岛前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与相恋多年的同性伴侣完婚,让其成为世界上首个同性恋婚姻的政府首脑。

天主教的意大利似乎对同性恋有点严苛,不过近年也有放松的趋势。2014年4月8日,意大利一家法院承认一对同性配偶的婚姻关系,这在该国尚属首例。同年的8月29日,罗马法院也判定允许同性恋者收养孩子。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