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金了! 欧洲的福利问题是撒撒钱就能解决的吗?

芬兰政府近日正在起草“引入全国基本收入”的方案,如果按照预定计划进行,芬兰将取消一切现有福利,改成每月向每人发放800欧元。而根据芬兰社会保险局的一项调查,69%的芬兰人支持取消福利发放欧元这一基本收入方案。与此同时,瑞典也正在就与芬兰政府这个相似议题举行全民公决。

欧洲的高福利政策正在潜移默化地发生变革,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欧洲国家的福利到底是什么样的。


希腊

凡是希腊的居民,有社会保险福利号码者均有权享受公费医疗。同时,国民享受以下家庭补助:① 家庭育儿补助;② 雇用家庭育儿保姆补助;③ 雇佣在家照看孩子者补助;④ 多子家庭补助;⑤ 孩子成人前家庭补贴金;⑥ 孩子入学前补助;⑦ 上学补助;⑧ 收养孩子补助;⑨ 住房补助;⑩ 搬家补助;⑪ 改善居处优惠贷款;⑫ 扶持家庭补助;⑬ 单身父母补助;⑭ 最低生活保障金;⑮ 特殊教育补助;⑯ 残疾人补助。(据悉,这些社会补助政策在欧盟内各国是通用的。)

如若经济困难,公民可直接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补助。失业者可以申请在缴房租、付电话费、电费或者贷款还款方面的困难补助。失业金较低的人在领取失业金的同时可以领取最低生活保障的差额补助。妇女怀孕后可以申请孕妇体检补助,从第一次体俭到孩子出生的一切费用均可申请免费。对于丧偶后无经济收入者,可申请鳏寡补助。而对于60岁以上的老人、退休者、以及职员病假者,均可申请相应的政府补贴。而且一个有社会保险的人的家庭成员可以享受他(她)名下的社会保险福利,例如一个家庭,丈夫有社会福利保险,那么他的妻子和孩子同时可以享受。


瑞典
据悉,瑞典的社会福利开支占其GDP的38.2%。瑞典1847年通过了相关法案,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帮助。在瑞典,老婆生孩子,老公也跟着休9个月的全薪“产假”。看病个人只需掏60瑞典克朗 (1瑞典克朗约合1元人民币)的挂号费,其他一切费用都由政府买单。瑞典的失业保险分两部分,即基本失业保险和自愿失业保险。所有20岁以上的失业者,可领取每日320瑞典克朗的基本失业保险金。


葡萄牙

在葡萄牙18岁以下的儿童可以接受免费义务教育,施行学历学分制,被欧美国家普遍认可。葡萄牙实行12年免费义务教育。在医疗卫生方面,国家卫生系统全民覆盖,有健全的医疗保险体系,全民免费医疗,连持有黄金居留权、永久居留权的外国人都能在医保体系中享受到葡萄牙公民的待遇。


法国

法国社会福利的特点是不管国籍,只要在法国有合法居留身份,就可享受。国民教育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免费,在法国非私立学校就读的学生不需要支付教师费用,国家会支付教师费。法国医疗保险全民免费享有,持有生命记录卡,如果是急诊治疗,可免费治疗;如果需要在医院长期治疗,则需要支付病房租金(18欧元/天)。


意大利

根据意大利的医疗制度,全体意大利公民终生享受公费医疗。意大利人的住房舒适,人均住房面积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由于政府重视环保工作,绿化和公共环境卫生也非常令人满意。此外,意大利还特有每年8月份全国带薪放假的福利制度。每到8月,除交通、邮电、军队等部分行业的部分人员外,全国其余的企业和机关全部停止工作,人们纷纷到海滨或山间别墅去休假,充分享受生活的乐趣,且当月工资照发。


挪威

挪威的社会福利占其GDP的33.2%。该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所有公民都享受毫无差别的高品质医疗服务,病假期间工资与正常工资分文不差。挪威的产妇有42周的全薪产假,生产之前的3周也是法定产假。产妇的丈夫享有4周的全薪“产假”。


英国

英国的社会福利开支占其GDP的25.9%。该国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大学阶段以前的教育均免费,大学阶段也有90%的大学生可获得政府津贴。所以,对低收入家庭来说,从幼儿园到大学教育是一路免费的。英国的社会福利覆盖所有在英国居住的人。


西班牙

西班牙实行全民免费公共医疗,法律规定的“全民”享有医疗服务的权利,不但包括西班牙公民,也包括取得合法居留权的外国人。一个人只要就业,就应加入国家社会保障体系,缴纳社会保障金,申领医疗卡,凭卡在公立医院免费就医。没有工作的配偶、子女均一同享受免费医疗。最新的“好国家指数排名”中,西班牙在文化和健康与福利上排名第一。

 

荷兰

荷兰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除了国民医疗、失业金、退休养老金、教育和交通(27岁前都有补贴)等,“从摇篮到老年”的高福利政策外,荷兰还有一个最具特色的、被视作女王给予国民的福利——那就是退税。这种退税是全方位的,购买房产物业,有高额退税;租房居住有退税;购买医疗保险,有退税;配偶没有工作,有退税;甚至,公司之间的每一单购买行为,也有19%的退税。

拥有一套完整的福利制度,这是欧洲模式的特点。可是曾经取得巨大成功的欧洲福利制度正在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挑战,诸如全球化、老龄化、难民潮、劳动力市场结构变化等。

(GDP占高比例的福利支出也让欧洲各国财政压力徒增)

不仅是欧洲,世界各地都在面临类似的问题。人口老龄化延伸出诸多问题,不断推迟的退休年龄,占比不断升高的公共养老金支出等。
 





(即使在高福利的欧洲国家,老龄化所带来的问题也日趋显现)

欧盟成员国中,社会保障资金主要来自两方面:雇主和雇员分别缴纳的社会保障税和政府收的再分配,前者占53%,后者在36%左右—这只是平均值,像丹麦政府税收比重高至75%,而另一些国家最低至20%。

社会保障金的构成主要部分是家庭补助、失业补助、医疗补助、工伤事故补助和养老金。如在德国,每年的社会福利开支已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财政支出已出现难以为继的局面,平均100个劳动者在养活77个退休者。而由于近年来经济增长缓慢,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相继出现缺口,为了弥补收支差距,德国政府不得不举债度日。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其他各国。

尽管全球都面临相似问题,但在非洲和美洲,那些国家的福利政策怎么样呢?

非洲不少国家实现了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肯尼亚等国还为所有中小学生免费提供营养午餐、免费住宿。

南非政府规定,所有公立医院无偿为穷人、老人、孤儿、残弱人员提供免费医疗,由卫生部统一结算费用。


埃及对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提供免费医疗,无业人员可到公立医院免费就诊,农村每三四个村庄设有一个医疗中心,农民在医疗中心免费看病。

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穷的10个国家之一,但他们早就做到了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免费,连教材都由政府免费提供。学生读大学,食宿都由政府“垫资”。学生大学毕业,工作一年半后开始偿还政府“垫资”(4年约合8,000元人民币)。如果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国家则不向学生索要这笔费用。埃塞俄比亚还对穷人实行免费医疗,拿着“贫民证”就可以在村镇诊所享受免费医疗。

喀麦隆从小学到大学也一路免费,在大学阶段只收取每年50,000中非法郎的注册费(约合750元人民币)。

拉丁美洲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行了较大的调整,使社会福利覆盖所有穷人。

拉美国家的福利由三部分构成:工人和雇主共同支付的社会保险、政府负担的穷人社会救助、劳动保护法规规定的福利。

拉美国家社会福利制度的特点是:有条件的货币转移支付,对需要救助的家庭直接给予现金;定位家庭户,在物价上涨期为使公民的生活水准不下降,对所有家庭户给予补贴;对极度贫穷的人给予一揽子全方位救济。社会福利是给最需要的人的,也就是给穷人的,其目的是弥补第一次收入分配的差距,让所有国民生活得有尊严,增进社会和谐。

在现代社会,福利正在成为一种权利,是权利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所获取的新形式。正如吉登斯所述,“一个良好的社会可以被定义为:竞争的市场、发达的第三部门(公民社会)与民主国家之间实现了有效的协调。”而高福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也是需要以人为本,即使是在欧盟国家内,也是任重而道远。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