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从 | 发钱,送机票就能解决的了嘛?难民潮阴影下的欧盟


难民问题是近半年来欧洲最重要的焦点之一。对于如何处理、接收难民,各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态度。最近欧洲频繁发生的恐怖袭击,又让民众对躲避战火的难民产生了质疑的态度。那么,此前接收了难民的国家,现在的相关政策是否有变?难民进入这些国家后,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

挪威:发钱!遣返!

据报道,随着难民危机愈演愈烈,挪威正为难民提供经济资助,以协助他们离开挪威返回家乡。据悉,目前已有数百难民接受了挪威政府提出的条件。

挪威移民局称,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可领到9300美元,而且可免费乘航班回家。国际移民组织发言人称,今年早些时候,挪威收到的移民申请数量是平均每月100份,10月份为150份,而11月达到230份。

挪威移民局遣返处官员对当地媒体称,难民认为只要来到挪威就能很快受到保护,但其实不然,难民如要申请家庭团聚往往需历经数年。因此,越来越多从中东和非洲躲避冲突的难民都不想等待如此长的时间。

此外,挪威的住房问题也令难民感到沮丧。许多难民发现自己只能住在偏远的社区,难以获得工作。挪威移民局曾表示,未来可能有必要削减对避难者的经济支持。据悉,避难申请被拒的难民也有机会获得资金补贴返家。
 

法国:难民营变小城 餐厅、剧院、WIFI一个都不少

法国加莱难民营,右下角为法国政府设立的模范区域

据凤凰网报道,法国加莱的难民聚居地,在今年春天时还是除了沙丘上的帐篷没啥东西的地方。而在8个月之后,这片声名狼藉的“森林”难民营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设施齐全的小型城市了——想要前往英国的难民都会被这里所吸引。

据悉,该难民营设有十几家商店,饭店、图书馆都不少,还有勉强能叫做“宾馆”的地方,甚至还有可以获得各种前往英国避难建议的信息中心。

这个迷你“城市”的主要地带被称为市场,是整个森林活力的中心。那里有穹顶造型的剧院,同时也有艺术画廊和厄立特里亚夜店,提供超级有劲的啤酒(讽刺的是该国一半人口都是穆斯林)。一个书店(被命名为森林书店),还提供法语和英语课程。“森林”里还有清真寺与教堂,包括一座木制的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东正教教堂。
 

英国:难民如潮,加剧脱欧

据新华网引自英国《独立报》的调查结果显示,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由于担心继续留在欧盟可能带来安全问题,超过半数英国人希望脱离欧盟。与今年6月进行的民调测试相比,支持英国继续留在欧盟的比例下降了7%。《独立报》民调负责人约翰尼·希尔德指出,“这是6个月来我们首次看到投票倾向上有如此大的变动。”


难民曾经住在英国Kent的Grand Burstin hotel

据悉,被认为合法申请的难民在申请被审核期间,负责移民控制、安全和秩序的英国内政部会为其提供住宿。这些难民可能被安排在与政府签约的私人住在或者宾馆里。

在等待难民申请审核期间,难民还会得到的最低的生活保障以及住房上的经济援助:

无论成人或儿童,如果是个人难民,每人每周£36.95补助;
单亲爸爸/妈妈携带一名儿童,每周一共£73.90补助;
单亲爸爸/妈妈携带两名儿童,每周一共£110.85补助;
父母携带两名儿童,每周一共£147.80补助。

伦敦国王学院欧洲事务与国际政治系教授安纳德·梅农表示:“巴黎恐怖袭击案对英国民众在脱欧问题上的影响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民众担心欧盟的边境控制和安全问题,认为离开欧盟才能更好地加强本国安全控制;另一方面,民众也意识到,面对恐怖主义威胁,需要同欧盟更紧密地合作才能有效应对。如果难民危机持续发酵,将会加剧脱欧倾向。 ”
 

德国:难民申请人数近一百万

德国一直是大家眼里对难民“最宽容”的国家。BBC曾报道,在今年过去的11个月里,在德国政府注册申请难民庇护的人数已达964,574人。据估计,德国的难民申请总人数在今年将超过一百万人。

而据德国之声报道,近期德国仇外情绪有增无减,接二连三发生袭击难民事件:


在勃兰登堡-哈维尔地区,一个难民家庭及时发现对其住宅进行的夜间纵火案,从而避免了一劫。


德雷斯顿市一个大约有30名成员的团伙中,不断有人向一个难民营投掷石块,并与警方发生冲突。

在哈维尔河畔的勃兰登堡州,发生了有不明身份者在一个难民家庭的房门口点燃了一张浇上了助燃液的报纸的纵火事件。住宅内有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闻到燃烧的气味后,唤醒其丈夫将火扑灭。

很显然,德国严重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使得难民在德国的生活并不太平。一方面是当局“打开家门迎客”,另一方面却是德国民众的“不欢迎外国人”。为了解决这种矛盾和减少来自西巴尔干国家的移民压力,德国巴符州州长克雷驰曼建议为这些国家打造一个"量身定做的移民方案"。他说:"我们可以为我们的人才短缺的行业,例如护理人员,建立起一个移民走廊。"。


奥地利:筑“长城”减缓移民涌入

据悉,为减缓移民申请者大量涌入,奥地利从近期开始,在南方靠近斯洛维尼亚边境兴建围墙,预计在耶诞节前夕完工。这是申根公约签订后,首度让申根公约的人员自由流动精神面临挑战。

德国之声报道,奥地利军队在斯洛维尼亚(SLOVENIA)边境兴建高达2.2公尺,总长度3.7公里的围墙,以减缓庇护申请者大量涌入压力。

而在此之前,奥地利总理维尔纳.法伊曼(Werner Faymann)曾批评匈牙利政府建造围墙以阻挡难民进入的决策。不过他称,围墙不会关闭边界,但可以更好管理抵达的难民。
 

匈牙利:反对欧盟强制分摊移民



此前,想要去德国的难民曾被困在布达佩斯火车站,还因此发生了一次游行示威。由此可见,匈牙利对难民的态度是坚决的。近期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表示,其已向位于卢森堡的欧洲法院递交诉讼状,反对欧盟按照配额强制分摊移民。

欧尔班说,把欧盟的外部边界打开,让移民涌入欧盟是冒险措施。匈牙利仅抗议是不够的,还必须行动。他说,斯洛伐克前一天也向欧洲法院递交了诉状。欧尔班认为,欧盟最近对匈牙利启动的一些法律程序是对匈牙利进行报复,因为匈牙利政府敢于对欧盟的移民政策提出反对。

欧尔班说,维谢格拉德集团成员国已经证明,“如果我们有意愿,就可以阻止移民潮”。他提到,匈牙利边防人员很快将前往马其顿,帮助马其顿保护边界。

据悉,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9月22日投票通过了转移安置意大利、希腊等国境内12万外来难民的方案。这一方案遭到部分欧盟成员国质疑,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匈牙利予以否决。
 

丹麦:留不住的承诺

丹麦首相称其政府将撤回此前承诺,不再接收其他欧盟国家分流过来的难民。欧盟今年9月就难民安置推出强制摊派配额政策,遭到丹麦等国反对。丹麦当时表示,愿意“在自愿原则下”接收1,000名难民。这一决定的前提是“希腊和意大利等国能够控制各自边界”,但他们似乎并未做到这点,因此他称,接收难民已经不是一个选项。由于大量难民涌入,丹麦政府无力承担,应该拒绝接收难民。
 

意大利:我收留,我骄傲

早前因为难民涌入,德国政府决定暂时恢复与奥地利之间的边境管制。意大利外长真蒂洛尼对此表示,欧盟需要一致的庇护政策。真蒂洛尼说,德国对难民广开大门,就像意大利在海上救起十几万难民,有理由对自己的作为感到骄傲。不过,必须意识到这将是长期现象,欧盟必须有一致的庇护政策,如此才能确保人员自由流动。此外,也要有共同的遣返政策,不能只由边境国家承担。真蒂洛尼指出,欧盟国家内政部长峰会很重要,并指“匈牙利的排外态度令人忧心”。
 

高墙内外,难民去留

“我们可以建高墙、篱笆;但想一想,如果是你,抱着你的孩子,你所熟悉的世界已分崩离析……如果你所逃离的是可怕的战争和野蛮,没有什么你不愿意付出的代价,没有哪堵高墙你不愿意攀爬,没有哪个海洋你不愿意航行,没有哪种边界你不愿意穿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说。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