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 一起脱!|德国1/3民众想要脱欧公投,西欧各国脱欧呼声强烈!

上周五,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出来之后,大不列颠人民似乎还在脱欧公投结果的余震中后悔不已,不知所措,西欧各国的群众却像打了鸡血似的,纷纷表示我们也要一起脱!

德国:“我们也要自己做决定!”

据德国Emnid研究所的最新调查显示,在英国人民公投决定要和退出“欧盟”后,1/3德民众也表示愿意就德国脱欧举行公投。

德国总理默克尔6月27日在保守党理事会表示,有必要防止其他国家步英国后尘退欧!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24日报道,德国反欧元、反移民政党“德国的选择”副主席高朗德,周五指责欧盟和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是英国脱欧的主要原因。他还称,默克尔开放边界把英国逼出了欧盟,欧盟应该回归到纯粹的经济联盟。

调查中,受访者被问及是否愿意就德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进行公投。结果显示,29%的受访者对此表示支持。

德国是欧盟内最大的经济体,英国紧随其后。去年英国向欧盟净贡献85亿英镑。英国脱离欧盟后,将不会再支付欧盟的预算案开支,德国需要支付更高昂的欧盟成本。而且没有了英国,德国留在欧盟所得到的贸易利益,未必足以抵销开支。另外,整个欧盟的势力会偏向南欧国家,也对德国不利。
 

法国:极右政党坐不住了

不仅德国脱欧呼声高涨,法国主张离开欧盟的政党也坐不住了。

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一直主张离开欧盟、要求欧盟解体。24日英国公投结果出炉后,该党主席让玛丽·勒庞称,“这是自由的胜利,正如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那样,法国与其他欧盟国家也必须进行公投!”

国民阵线目前在法国政坛所占席位并不多,但民间影响却越来越大。


“国民阵线”党主席:让玛丽·勒庞

法国《费加罗报》6月24日就“你是否满意英国公投结果”进行的调查显示,有62%的人表示满意,投票者人数多达5.5万左右,超过一半民意测验人数。

法兰西24新闻电视台评论称,法国“脱欧派”的主力是 “国民阵线”和极左政党,他们认为欧盟由一批脱离实际的所谓“专家”治理,使法国丧失了国家主权。这些政党的支持者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士,以及受到欧盟影响的农民。他们反对欧盟倡导的经济全球化与一体化,认为这是他们生活陷于困境的最主要原因。
 

意大利:也要来凑个热闹

意大利“五星运动”党称,将坚决支持就意大利是否离开欧元区举行公投。尽管意大利法律不允许进行有关退出国际条约的公投,但欧元反对者的声音仍然给意大利政府带来了一定的压力。

意大利总理伦齐将在今天(6月27日)稍晚飞往柏林会见德国总理梅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

意大利总理伦齐(Matteo Renzi)6月27日表示,英国公投选择退出欧盟,有可能是其他欧盟国家的一个大好机会,进行早已需要做的改变。
 

荷兰:近半数民众渴望离开欧盟

荷兰自由党议员威尔德斯将6月24日称为英国的独立日。法新社称,从去年开始,因为难民问题,荷兰自由党的民意支持率步步升高。威尔德斯宣称,如果在明年荷兰大选中他成功胜出成为首相,将举行荷兰脱欧公投。

荷兰国家NP电视台6月20日发表就“荷兰是否应保持欧盟成员身份”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2.7万被调查者中,54%的人希望针对此问题举行公投,其中有48%的人希望退出欧盟,而支持留在欧盟的人有45%。

但是,根据荷兰法律,公投只能针对“新的法案和合约”,因此在退欧问题上,荷兰人不可以申请公投。(一直放荡不羁爱自由的荷兰人表示很受伤!)

 

国:脱欧冲击强大,面对繁琐程序“没必要太匆忙”

脱欧后对于大部分英国民众最直观的强大冲击就是,英镑汇率大跌!

据报道,英国脱欧后,英国央行行长卡尼表示,英国央行将通过正常的流动性融资在内等手段,支持市场的正常运转。卡尼还表示,将在未来数周内决定是否需要采取进一步政策对市场情况做出应对。此外,欧洲央行已经在公投结果揭晓后发表的声明中表示,正密切关注金融市场,并与其他央行和其监管的银行保持密切联系。

另外,英国首相卡梅伦宣布将于10月辞职,并称他本人不会主导脱欧程序。公投前后的巨大变化,令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均显得“猝不及防”。

不过,对于箭在弦上的脱欧程序,保守党内的“脱欧派”并不着急。而主要反对党工党,也因为宣传“留欧”不力,诱发对党首的“不信任动议”,内部一片混乱,暂时“无心应对”卡梅伦的辞职和脱欧程序的执行。

卡梅伦辞职演讲

媒体猜测,后卡梅伦时代,保守党内部“脱欧派”领军人物、伦敦前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和司法大臣迈克尔·戈夫将是未来首相的热门人选。

但即使是支持脱欧的约翰逊,也表示“脱欧这事儿不急”。在公投结束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约翰逊表示,英国无需立即开启脱离欧盟进程,“没有必要太匆忙”,欧盟有其重要意义,只不过“不再适合英国”,英国人不应“不理睬欧盟”,“我们的子孙后代还将以欧洲人的身份拥有美好未来”。
 

欧盟:要走赶紧走,别磨蹭!

与英国的“磨磨蹭蹭”不同,英国决定脱欧后,欧盟一改往日百般讨好,再三挽留的“温情脉脉”,突然斩钉截铁表示,要走赶紧走。一副”分手后,说了要走就别回头!”的傲娇模样! 

欧盟领袖6月25日,在英国脱欧结果出来之后,马上敦促英国政府立刻启动脱欧程序谈判。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警告,英国不要期待脱欧是一场和和气气的分手,他称,这从来就不是浓情蜜意的事情。容克指出,既然已公投通过脱欧,英国想等到10月再来谈判退盟根本没意思,要谈马上就开始。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
 

俄罗斯:我们的问题是,开香槟还是伏特加?

俄罗斯现在应该是所有欧洲国家中举国上下最喜大普奔的一个。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6月26日,发表了题为《英国脱欧对俄是喜讯,对北约则是难题》(Brexit is Good News for Russia, but a Headache for NATO)的评论文章,认为克里姆林宫花费数年时间尝试在北约盟友和欧盟中制造裂痕但收效甚微,而现在英国公投脱欧间接实现了普京让“欧洲更加分裂”的愿望。

英国退出欧盟将削弱其作为美国在欧洲的核心盟友地位,给欧洲大陆留下更多分歧和矛盾,这些都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愿意看到的。 

卡梅伦曾指出,普京很欢迎英国脱欧。

前五角大楼高级顾问德雷克·夏勒特(Derek Chollet)称,“克里姆林宫今天应该会畅饮伏特加了。普京一直试图分裂西方,现在他不用动手便可以坐享其成。”

前美国驻俄大使迈克尔·麦克福尔(Michael McFaul)也在推特上表示,“一个衰弱的欧洲,让普京坐收渔利,英国的公投削弱了欧洲,就这么简单。”


后脱欧时期,跟风脱欧不仅是一种可能

英国开始迈进“后脱欧”时代,不仅意味着欧洲从政治、经济等等方面都将面临新的挑战,整个世界也都将会被这个事件的蝴蝶效应所影响。

其实,从欧盟诞生之日起,质疑的声音就一直存在,出现了所谓的“疑欧主义”,也就是对欧洲各国结成联盟的不信任。英国民众一直是“疑欧主义”阵营里的领头羊,也成为了第一个全民公投脱欧的国家。

而近几年来,其它欧洲国家对于欧盟的不信任也在与日俱增。许多欧盟小国已经认真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上个月,捷克议会开启了一项内部投票: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就退欧问题进行全民公投?最后以 92 比 200 的差距,让部分人的全民公投梦泡了汤。不过,尽管捷克这次没有成功进行脱欧公投,但这部分投了赞成票的议员们却不是可以小觑的势力。不少迹象显示,所有的一切,都仅仅是个开始。

卡梅伦曾告诫英国民众:“如果欧洲哪天乱成一锅粥,我们就别假装跟自己毫无关系了。”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