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百年 欧洲华工血泪史

为了纪念一战中成千上万为国牺牲的战士,英国当地时间11月11日早上,第888246支,也是最后一支罂粟花被十三岁的军校学员哈利· 海耶斯(Harry Hayes)栽种在伦敦塔城壕草坪上。

被花束包围的伦敦塔成了深红的罂粟花海洋,而每一朵由陶瓷制成的罂粟花都象征着一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英联邦士兵。

走在伦敦的街头,不难发现,几乎每一个英国人,都会在胸前佩戴一枚象征纪念一战阵亡士兵的罂粟花胸针。自纪念活动开展以来,多达一百万民众前来缅怀一百年前战争给人世间带来的悲痛与忧伤,其中还有不少是来悼念在战争中逝去的亲人及战友。

追溯历史,中国并不是这段记忆里的旁观者,从1916年5月输出第一批劳工开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18年11月,相继有十四万中国劳工远涉重洋,走进遥远陌生的西方世界,来到战火纷飞的欧洲。从离开中国那一刻起,他们面对着生死未卜的命运,死亡的危险如影随行。

他们也许是当权者手中微不足道的棋子,又或是洋人眼里倔强沉默的“工蚁”,但他们更是家人心中那一丝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期盼,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却至死都未能返乡。

早在1915年底,一位名叫陶履德(Truptil)的法国人打着进行农业开发的旗号来到北京,他的真实身份是法国陆军部中校,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与北洋政府秘密谈判中国劳工招募事宜。与此同时,英国人则利用其在山东威海卫的租借地和教会网络,悄悄在山东和河北招募中国人。

1917年,在欧洲战场上,以英法为首的协约国一方在德国的步步紧逼下损失惨重,随着战争的演进,协约国一方面临着严重的人力资源危机,难以为继之时,英国一位军官提出:“为什么不用中国人?”

于是,英国和法国将他们的目光再次投向中国廉价又丰富的人力资源。在德国人无暇顾及的远东地盘上,一场大规模的劳工招募运动悄悄拉开。

被招募的华工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北方,以山东人、湖北人为主,此外还有一部分人来自辽宁、吉林、江苏、湖南、安徽,甚至甘肃。欧洲人认为:“中国北方人很灵活、聪明、耐心与细心,机智、敏捷又耐劳。”

选拔后的华工被集中在威海卫进行简单的军事训练,等待乘船离开中国前往欧洲。1917年2月24日,德国潜艇在地中海海域击中运送华工的邮轮,船上543名华工全部葬身大海。而能够到达大洋彼岸的华工并没有开始幸福的生活。

在工作安排上,法招华工多被安排到军工企业,受雇于法国的华工由法国军事当局负责。通过分包系统,对劳工有需求的企业开始使用这些人。因此,从布雷斯特到马赛,从里昂到敦刻尔克,不管是在国有兵工厂中还是在冶金、化工、建筑行业的私营企业中,都有华工的身影。

在1917年8月中国向德国宣战以后,法方监管下的中国劳工开始在前线挖掘尸体以便于日后把他们埋入军人公墓。许多华工在掘埋尸体或者抬运伤兵的时候,精神遭受刺激,被关进了专门的疯人院。有的华工还向前线运送弹药,另一些人就留在了法国和英国的战壕中修缮掩体和维护机枪阵地。

而英国招募的华工则几乎全部被投放到前线从事挖掘战壕、修筑工事、野战救护、掘埋尸体、清扫地雷、筑路架桥、解运粮草、装卸给养等工作。

在1917年法国皮卡第的一场战斗中,英军士兵全部负伤,修缮战壕的华工们就拿着手中的工具冲入阵地与德军搏斗,当援军赶到时,大部分华工已经战死。

按照最初约定,华工的工作是以工代兵,并不参战,但事实上华工的工作几乎都是处于最前线。但凡战争所需,几乎无处不往、无所不为。无论是在前线还是后方,华工从事的都是最艰苦、最繁重的工作。

迄今为止,一战华工中约有3000~4000人死于协约国战场,而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当年的流血牺牲和对一战的贡献至今仍未得到肯定。

栏目随机:

节目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