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260万字的报告, 让布莱尔在13年后终于说出了真相

2005年的今天,7月7日早高峰时间,4名与基地组织有牵连的英国人,在伦敦3条最繁忙的地铁线上和一辆公交车上引爆自制炸弹,制造了英国本土上迄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这场被称为“伦敦七七爆炸案”共造成了52位无辜民众身亡,700多人受伤,许多人留下了终身残疾。


爆炸事发点之一的伦敦地铁罗素广场(Russell Square)站

事发前一天,恰逢伦敦成功申办2012年奥运会。本来举国欢庆的时刻,因为爆炸案的发生,所有庆祝申奥成功的活动被宣布全部取消。英国政府关闭了整个地铁系统并向伦敦城民发出警告,要求市民尽量不要上街。而伦敦城外的民众如无必要则不要前往伦敦,英国医院系统也进入全面紧急状态。


一辆由Stagecoach营运的30路巴士发生爆炸

事后,一个自称是“欧洲圣战组织基地秘密小组”组织宣称对这起连环爆炸案负责。据当时路透社援引意大利安莎通讯社的报道,这个组织在网站上发布声明称,这是为报复英国参与对阿富汗及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并警告意大利和丹麦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

时任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Blair)当时正在苏格兰参加八国集团首脑会议。他立刻对此次恐袭发表简短声明谴责恐怖分子的行为,并对遇难者表示哀悼。

这场“基地组织”针对英国出兵伊拉克的报复行为发生后,出征伊拉克的相关国家纷纷采取措施,加强本国国内安保,提高防恐安全警戒。时任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甚至宣布,从9月开始从伊拉克撤出300名士兵。

在各国作出快速反应的同时,爆炸案似乎让英国民众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崩溃。英国国内要求尽快从伊撤军的呼声再次升温,对英军参加伊拉克战争的支持度也持续下降。


反战游行

一眨眼,这已经过去了11年光阴。原以为公众已经逐渐走出对伊战争的阴影,然而,昨天,随着一部报告的公布,又将公众拉回到13年前的那场战争中。

7月6日,一部耗时7年,关于伊拉克战争中英国责任的报告—齐尔考特报告(Chilcot report)公布于众。主导报告制定的调查委员会主席约翰·齐尔考特(John Chilcot),在审阅了数千份文档并采访了上百名目击者后,最终整理出了这篇幅超过了两百万字的长篇巨制。


齐尔考特报告 

该报告调查了英国政府从2001到2009年之间对伊拉克战争的决策,以及后续的一些问题,包括当时伊战的背景、军队的装备,是否准备就绪等问题、以及伊战是如何展开的、战后的计划等。

齐尔考特报告主要结论

1、英国没有认真考虑过战争手段是否是最后万不得已的选择。
2、对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的严重性判断失误。
3、对萨达姆继续生产生化武器的情报“经不住推敲”。
4、伊战政策有情报上的缺欠。
5、英国做出对伊拉克采取军事打击行动的法律依据不能令人信服。
6、英国对伊战争削弱了联合国的权威性。
7、伊战决定作出后,在伊拉克部署军队的时间“很少”,导致“伊拉克英军装备的严重不足”。
8、2002年7月28日,布莱尔安抚当时美国总统小布什,他将毫无条件地与布什坚定站在一起。但之后布莱尔在给布什的信中说,军事行动需要美国领导的联军支持。
9、对伊战争的后果被低估。伊战导致了英军近200名官兵的牺牲。伊拉克人民的苦难更多,到2009年至少15万伊拉克人死亡,100多万人无家可归。
10、布莱尔高估了自己对美国伊战的影响力。在未来对于战争的选择需要采取更谨慎的态度。

尽管是巨制报告,但也难免存在一些漏洞。据了解,齐尔考特报告虽然揭露了不少政府的真实面目及其失败之处,但似乎忽略了一个最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伊拉克民众遭受的巨大苦难与损失,而且文中也没有要清点死者人数的意图。


约翰·齐尔考特(John Chilcot)

报告一出,马上在英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而主要矛头似乎都指向了当时决定发动对伊战争的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布莱尔在昨天下午马上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表示:“我为伊拉克战争决定负全权责任,但我不后悔。”


布莱尔发表讲话

 


截图来自DailyStar新闻网

一时间,这个已经卸任快十年的前英国首相成为众矢之的,名誉受损。一些在伊拉克阵亡的士兵家属称布莱尔为“恐怖分子”和“杀害亲人的凶手”。


反战人士认为布莱尔需要面临军事审判

据报道,有179名阵亡军人正在寻求一个叫“伊战家属行动团体”的组织,希望能支持他们可以通过这份报告对布莱尔、前政府部长、军方将领等在伊战中起主导作用的人士提起诉讼。其中一位代表29名阵亡军人家属的律师Matthew Jury表示,目前有几种诉讼方案,包括向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提起诉讼,控告伊战主要决策者犯有“侵略罪”;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指控政治和军事领导人“行为失当”以及“失职”。


 

有分析人士认为,齐尔考特报告公布的时刻,正是英美关系的敏感时期:英国刚刚公投脱欧,以及马上要举行的美国大选。

此外,据美联社的报道: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约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在得知报告结果后表示:“人们都说萨达姆是坏人,对吗?但你们知道他当年所做的吗?只要铲除的对象是恐怖分子,大家就应该鼓掌。”目前尚不知道这种对战争表示肯定的言论,会为他的竞选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当年选择发动战争,到底是出于何种政治较量?有什么真实目的?又有哪些被忽略的细节?如果布莱尔和他的政府团队当年没有决定出征伊拉克,是不是就能避免11年前的伦敦爆炸案?那52个生命在今天又会各自活出何样的人生?然而,所有的这一切我们都将不得而知。

战争,带给全人类的,从来都是无法挽回的终极伤害。战后再严的审判,再多的补偿,也唤不回亲人和家园。整个世界的命运都交付给几个人来决定,结果却要无数的无辜平民来承担。其实我们只是希望世界和平。

栏目随机: